爱国指南

在我加入 Google 几个月后,北京奥运在全球的火炬传递活动开始了。很多人可能都对那段时间的事有印象:在几周前拉萨刚发生了暴乱,很多无辜的生命消失了,并且 CNN 等媒体使用了不实的图片进行了有偏见的报道;在巴黎,支持藏独的示威者多次粗野地干扰奥运火炬传递,还有人从坐在轮椅上的运动员手中把火炬夺走。巴黎的下一站就是旧金山,在湾区工作的中国人大多都请假去了旧金山以支持火炬传递,避免巴黎的事件重演。当天 Google 一个餐厅的菜单上出现了一个甜点叫 Free Tibet Goji Berry。由于中国员工大多都在旧金山,没什么人注意到。在第二天这个名称又再次出现在菜单上,我看到中国员工的邮件列表里有人发照片开始讨论这件事。Google 的人力资源副总裁 Laszlo Bock 后来写了一本书叫 Work Rules(中文名「重新定义团队」),其中提到这件事,中文版里是这么翻译的:

菜单贴出来后,一名谷歌人给埃里克1写了一封邮件,主要内容如下:“这是从今天的菜单中摘录的。如果公司不给出合理的解释或行动,我就辞职抗议。”

这名谷歌人将他的留言抄送了几个小范围的邮件列表,而后一位工程师又将邮件转发给全公司范围的邮件列表,作为杂事讨论。

后来这个话题创造了最快达到一百条回应的记录,成为第一条突破 1000 条回应的主题。有一名谷歌人数过,总共有 1300 多封关于这个主题的电子邮件。

他说的那个给 CEO 发邮件的谷歌人就是我。除了一些细节以及没有考虑事件背景外,他在书中对于这件事的描述基本是准确的。其实我在邮件中没有用「辞职抗议」这样的语言,而是说「我不愿意在这样一家公司工作」,不过意思差别不大。

当时 Bock 和参与讨论的很多人都对这件事的本质有一些误解。这件事本质并不是公司里有一些人对西藏持某种观点,而大部分中国员工对此持相反的观点,所以双方发生了矛盾。我在美国生活的八年里,有各种背景的朋友和熟人,包括美国人、中国人、欧洲人、也包括台湾人、香港人,政治上的差异从没有成为障碍,大家通常也并不热衷于政治。我之所以反对当时发生在 Google 的事,是因为它并不是针对某个政府的抗议行为,而是在当时特定背景下针对公司内部一部分员工的有些挑衅的行为。Google 之外的人不会知道这件事,会看到并注意到这个菜名的,主要是 Google 的中国员工。这位工作人员利用工作上得到的权力来向 Google 的员工单向地推广他的政治观点,这是不应该发生在工作环境中的,不是适用于言论自由的问题。

现在回过头看,我还是认为应该提出异议,但是会采用一种更成熟更职业的方式。

之所以说起这件往事,是希望避免有人看了我写的东西质疑我不爱国。我想我的爱国程度应该还是高于平均水平的吧,毕竟网上大部分声音很大很爱国的人士,实际上愿意为之付出的个人代价是很低的。

虽然爱国这个概念我们从小就被灌输,但是大部分人没有想过爱国爱的到底是什么。拿五四运动来说,习主席对它的定性是:

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

当时不但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都还没有成立,而五四运动反对的是当时执政的北洋军阀政府的外交政策。可见爱国不是爱政府,也不是爱特定政党,并且还有可能是反对政府。

那爱国爱的是什么,国家是什么呢?

国家和公司、家庭这样的集体名词一样,并不是物理世界客观存在的东西。它只是人意识中的一个概念、一个想法,只有很多人的意识中认同这样一个概念,并且对它的范围理解基本一致,这个国家才存在。很显然,爱一个概念是说不通的,所以爱国归根到底应该是爱认同属于一个国家范围的这群人,希望包括自己在内的这群人过得更好。一个人是否爱国,在于他的言行是否有利于他所属的这个国家人民的福祉,是超越任何政府或政党的。所以如果仅仅因为一个人批评政府而指责他不爱国是很荒谬的事。

政府和国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政府是一个国家的人通过税收来维持的机构,它为这个国家提供立法、执法、行政等公共服务。政府本身是不产生收入的,上至主席总理下至窗口办事人员都要靠税收供养,政府的其它支出也来自于税收或者基于税收的收入(比如投资和借款)。一个国家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会因为内部或外部的各种原因建立不同的政府。很多人会有种错觉,似乎补贴之类的东西是政府给的恩惠,其实你从政府得到的所有东西本质上都来自于其他公民。

互联网上的争论都容易变成互相贴标签的辩论,导致观点越来越极端。有很多人盲目或者说本能地批评他认为不爱国的人,也有人认为所谓爱国主义都是骗人的宣传。客观地说,爱国主义是有必要的。上千万上亿人要能进行大规模的协作就必须有一种一致的集体认同感,这种认同感就逐渐形成了前面所说的国家概念。爱国指的是你的国家对你来说是独特的,你和这个国家之间有特别的关系和义务。同样地,你和工作的公司之间、和家庭之间、和朋友之间、和你自己都有特别的关系和义务。这些不同的义务之间有时会产生冲突,需要你去平衡和作出选择。人生本来就是复杂的,没有简单的总是正确的答案。如果有人告诉你「你的国家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在任何冲突里都必须选择国家」,这不是爱国主义而是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把生命的意义简单化,把选择从个人手中拿走了。这也是它容易在经济发展不好的时候,容易在对现实失望和迷茫的群体中生根发芽的原因。

这篇文章说的都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没什么新意,不过因为过去一年里发生了一些影响很大的事,我还是认为值得说一说。如果本文的读者看后能留下一些印象,我觉得以下两点最重要:

第一,政府的权力是需要监督和制衡的。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个简单的道理是人性的一部分。监督和制衡来自于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对于一个健康的社会来说,内部的压力应该起主要作用。但是当一个国家缺乏有效的内部制衡机制来约束权力的时候,多一些外部压力往往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好事。所以下次当你听到对政府的批评时,不管来自于哪里,在开始习惯性的辩护前应该先仔细想想这些批评造成的结果会是什么,对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有利还是有弊。别忘了爱国归根到底是要维护和提高人的权利。

第二,当其他人在为一个群体争取更多权利时,即使你不属于那个群体,往往也会成为受益者。近处的例子没法说,我就举个远一点的例子。我们学历史都学过美国国会在 1882 年通过了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禁止中国人移民到美国,这也是美国第一个禁止特定族群任何成员移民的法案。这种基于种族的歧视性移民政策直到 1965 年因为民权运动才被基本完全废除(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虽然美国民权运动主要是由黑人发起的,但是惠及了所有当时在美国的华人,以及后来移民到美国的华人。


  1. 当时 Google 的 CEO,Eric Schmidt


LeanCloud 在招聘后端软件工程师(Clojure、Java、Node)。具体的需求以及其他正在招聘的职位请见我们的工作机会页面。除了在官网上可以看到的已经发布的产品外,我们也在开发让人兴奋的新产品,做有意义、有价值的工作。


最新文章

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