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外公

我出生后到十八岁前都是在昆明长大,一般每年寒暑假会随父母到建水和开远看望长辈和其他亲戚。建水和开远都是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小城。我十八岁上大学离开云南之后,回老家的频率就大大降低,而外公极少离开开远,所以我对他的记忆大部分来自于童年和少年时期。

我很小的时候,外公曾经在昆明带过我挺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年纪太小,所以除了一些很模糊的画面,很难回忆起任何片段。关于那时所知的大部分都来自于父母的讲述,以及他带我到翠湖和圆通山玩耍时拍的照片。

grandpa
我大约两岁时和外公、母亲在昆明

从开始记事起,每到寒暑假,我就会乘火车沿法国人占领云南时修建的寸轨铁路从昆明到开远。现在走高速只要三小时,那时候整个白天都得呆在火车上。不过在高原上乘火车,风景不断变化,沿途到站也有很多人到窗边兜售本地特产和食物,倒也不会觉得无聊。

外公是个平静、宽容和慈祥的人。我外婆脾气比较急躁,老家的晚辈要是在她面前做错什么事,免不了要挨一顿骂。外公在的时候最常出来打圆场「唉呀,你别骂啦,好好说…」。

小时候在老家时常坐在外公旁边,边和他说话边看他吸水烟。一小团烟草点燃了,呼噜呼噜被吸到了烟筒里,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我和表弟常会偷偷用他的水烟筒体验一下。外公身体一直不错,只是最近几年年纪确实太大,之前他通常是自己做各种活计。帮他一起劈柴也是童年回老家时的一大乐事。

外公喜欢抽烟、喝茶、打麻将,最喜欢戏曲,尤其是京剧和黄梅戏。印象中我曾送过他黄梅戏的磁带。可惜家里小孩多,他看电视上的戏曲节目时,往往有不懂事的小辈要抢着看其它。不久前在北京路过长安大戏院,还想不知什么时候能带外公来这里看场戏,他一定会很高兴。可惜就像人生中的很多事一样,有机会的时候没有抓紧,就会永远错过、无法弥补。

外公过世前一天去理了发,交了后面一年的党费,晚上还看完了「海峡两岸」才睡,第二天早晨就过世了,没有明显病痛。

知道消息的时候我正离开北京去上海,等从上海回到云南开远老家,外公已经下葬了。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却又恍如隔世。

外公的生活直到最后一天都是平静、淡然、简单和自由的,应该是很多人都求而不得的吧。虽然没能与他告别,但隐约觉得他临终还是教给了我很重要的东西。

怀念。


LeanCloud 在招聘后端软件工程师(Clojure、Java、Node)。具体的需求以及其他正在招聘的职位请见我们的工作机会页面。除了在官网上可以看到的已经发布的产品外,我们也在开发让人兴奋的新产品,做有意义、有价值的工作。


最新文章

评论